蔡康永:你全身都贴满了”应该”的标签吗?

2018 年 11 月 22 日09:55:03 发表评论 32

你浑身上下,有不少小标签、小贴纸,随着微风摆动着。有些小标签小纸条令你身姿更优雅、有些显得你华丽或霸气,有些搞得你凌乱,有些很累赘、有些跟你整个人一点都不搭,有些在你身后留下一地纸屑垃圾。明星当然是依据大众的评断而存在的一种身份。但在这么多的明星里,有些人能够“明白”自己想要的生活,以“恰当”的程度,去接收大众的评价,然后“一步一步”的靠近自己的目标。这些明星未必是最红、最受欢迎的,但比较可能是明星之中,内心比较宁静平衡的。

蔡康永:你全身都贴满了

辨识情绪都是哪里来的?它们来做什么?它们来了以后,我该怎么办?要把它们各自安放回去时,该放回哪里?

这就是我们要的情商。

想像你现在穿得好看,风和日丽,你走在干净开阔的路上,感觉着和煦的天光与微风,你喜欢这个天气、这条道路,你喜欢此时的自己。路边有本来表情呆滞的人,看了你自在的样子,他们也稍微有了一丝微笑。

没有人会否认,这是幸福,是众多幸福之中,很棒也很容易得到的一种。这种幸福里面,有别人,也有自己。

看到你走过的人,如果再看仔细一点,会看到你浑身上下,有不少小标签、小贴纸,随着微风摆动着。

有的小标签,是用很随便的字迹写的,也很随便的用根丝线拴在你的衣摆上,一扯就会掉落;也有的小标签很隆重,是黄金打造的小牌子,上面的字是用刻的,这样的小金牌用金链子挂在你的手腕或颈子上;其他各式各样的小布条小纸条,上面也都有各种字样,有的用粗绳绑在你的脚踝,有的只靠纸头本身的黏胶,勉强贴在你背上,随时会被风吹跑。

这些小标签小牌子上面,写的是什么?

字迹潦草的纸条上面,写的大概是你随便应付着做过的某个临时工作;至于小金牌上刻的,可能是你非常珍视的某个身份:“某某名校的榜首”或是“某某旺族的后裔”。另外那些小布条小卡片上,则各自写着你的各种信仰、各种价值观,有些可能是随便听来的,比如“永远不再跟双鱼座交往”;有些是认真想要相信的,比如“钱就是一切”或“要就瘦,要就死”。

还有些内容极琐碎,就算被风吹掉,你也不会在乎的,像是“咸粽子才是粽子,甜粽子算什么粽子”或“修照片要把脸修小没关系,但好歹别把背后的柱子都修歪了”之类你勉强算是有点意见但并不真在意的小原则。

这些小标签小纸条在微风中微微飘动着,有些令你身姿更优雅、有些显得你华丽或霸气,有些搞得你凌乱,有些很累赘、有些跟你整个人一点都不搭,有些在你身后留下一地纸屑垃圾。但不管怎么样,这些小标签小纸条,没有妨碍你的行动,没有遮挡你的五官,也没有阻止你感受风景与天气。

也就是说,你还算是自由的。什么时候,我们会变得不再自由呢?

当这些小标签小纸条,变得跟杂志一样大,跟盾牌一样大,甚至跟商店招牌一样大,那我们就不自由了。我们会行动受限、视野受限、感受不到风景与天气,整个人被这些标签与纸条给困住。你一定觉得我太夸张了。谁身上没有那么几十个或几百个标签纸条跟着呢?哪会严重到令我们不自由?

嗯,即使是最琐碎的纸条,只要黏在你身上,不必变太大,只要变成扑克牌那么大,就会妨碍你了。纸条卡片上那些大大小小我们觉得“理当如此”的事:“粽子理当是咸的。”“修照片理当知所节制,别把背后柱子也修歪了。”“我家孩子既然是我生的,考试起码必须前十名。”“要娶我家女儿,聘金起码超过一百万。”“我这篇文字起码该得到两百个赞。”“今天我赶时间,交通应该要顺畅,如果塞车,就是有人跟我作对。”“我既然买了这三支股票,这三支股票就该连涨一周。”...

如果照我这样列下去,我们每个人身上绝对不只几百个小标签,这些“理当如此”,每秒都会生出新的小纸片小标签、附着上我们的身子。这秒有几张脱落了,下一秒又会有更多补上。

它们会像鳞片,覆盖我们全身乃至眼耳。我们可以仗着这一身鳞甲,到处去指手划脚,“这个不对”“那个太差”,做出各种评价、各种判断,但没有察觉我们已经渐渐把世界、风景、天气、别人,都隔绝在外。
而别人也看不到我们的面貌,别人看到的是密密麻麻的标签纸条,所形成的一付密不透风的鳞甲。

我们的生活,需要互相依靠:卫生、交通、娱乐、商业,都需要互相依靠,彼此交换情感、能力与资源。但在依靠与交换的时候,我们并不需要用我们的各种原则去掐住彼此的脖子。我们可以不用控制人、或被别人控制。我们不用拿自己身上这些纸条,去黏在别人的脸上。

当我们觉得每件事都有个“应该”的样子,而这些事却都不对,都不合我们期望的时候,我们就唤来了许多“应战”的情绪:嫉妒、愤怒、自卑、猜忌.. .都来了。

我们调出了各种对付敌人的情绪,但其实并没有敌人出现,可是因为我们身上黏贴的那些原则,带领着我们到处树敌、到处去评断与我们无关的事、到处去宣示那些“理当如此”,于是,只要对方不听话,只要生活不听话,只要世界不听话,我们就觉得“有人跟我们作对”。

然而,因为这些我们以为的敌人,根本不是敌人,当然也就无敌可退。我们莫名其妙唤出场的这些应战的情绪,卡在台上,怎么退场?

我们赶时间,遇上塞车,于是感觉交通跟我们做对,“交通”就是此刻的敌人,我们唤出了焦虑、唤出了生气、唤出了怨气,然后呢?“交通”这个敌人要怎么打退?要怎样才能跟“交通”讨回一个公道?

我们宣布:我家的孩子,考试要前十名,聘金要一百万...凭什么?我们任性唤出来的自尊、期待,鲁莽上场,呆立原地。

我们宣布:粽子必须是咸的,那么天下这许多卖甜粽子的店、吃甜粽子的人,我们是要关了他们的店呢?还是缝了他们的嘴?这些随便出场,无从收拾的情绪,除了堵在我们自己的胸口,还能去哪里?

不知从哪来的情绪,就一定不知往哪去;不知为什么而来的情绪,就一定不知要拿什么去消化。

这些没完没了的“应该”,都是哪里来的?如果这些“理所当然”大多未经检验,来路不明,为什么还把它们理直气壮的贴满了全身上下,当成我们的标签、甚至我们的鳞甲?

你是你父母的孩子,这个标签对很多人来说,一定很珍贵,值得以黄金打造、郑重铭刻,挂在颈上。可是如果这个标签被你父母或是你自己看得太重,导致这枚金牌大如门板,挂在颈上,你就是死命的拖,也拖不动一厘米。它成了枷锁,而不是标签。

你要做自己,就要让你自己比这些标签纸条都重要,让它们只是点缀在你身上,而不是拖垮你遮蔽你,你珍视的少数几个标签,值得好好打造,随身珍藏,偶尔展示。剩下那么多别人随手塞给你的、无助于你做自己的标签纸条,那就放松的看待,恰当的对待,黏上就黏上,掉了就掉了,别用它们来评断别人,评断自己,乃至困住自己。

如果真心相信“钱是一切”,那就认真研究它有没有道理,研究之后觉得有道理,那就认真研究金钱跟自己要建立什么样的关系,是要靠它创业?还是要靠它求偶或繁殖?然后把这想法设为目标,一步一步去靠近。

这是你专注研究之后,想要做的“自己”,你经得起内心的自问自答,内心因而强大,你想要的生活,就会在眼前浮现。如果只是人云亦云的相信“钱是一切”,然后还要分散心思去管尽天下的其他琐事,骂交通、骂天气、骂明星、骂别人修图修太多、骂别人不懂粽子的好坏,那怎么可能还有余力弄清楚我们要做的“自己”,到底是什么样的自己?

我的工作,使我常常接触演艺界的明星。明星当然是依据大众的评断而存在的一种身份。但在这么多的明星里,有些人能够“明白”自己想要的生活,以“恰当”的程度,去接收大众的评价,然后“一步一步”的靠近自己的目标。这些明星未必是最红、最受欢迎的,但比较可能是明星之中,内心比较宁静平衡的。

做情绪和感觉的主人,而不要被情绪和感觉牵着鼻子走,这不是空话,这可以一步一步做到。

辨识情绪都从哪里来?它们来做什么?它们来了以后,我该怎么办?要把它们各自安放回去时,该放回哪里?这就是我建议的情商。培养情商不是为了做生意,也不是为了受欢迎,那些都只是顺便跟着来的东西。

情商的唯一价值,也是它比智商重要的唯一原因,是探寻情商的过程,就是探寻自己的过程。所谓的“心”,虽然抽象,但真的存在,而且就是我们赖以度过一生的依据。智商不是智慧,智商有可能使拥有者更焦虑、更辛苦,而不一定能得到自由与幸福。智商没办法处理“心”的事情,智慧才可以。而智慧的基础,是“明白”。

世界充满了与我们无关的事,但“心”的每件事,都与我们有关。世界永远不会属于我们,但“心”永远属于我们。世界的强大,可能更令我们感受不到自己,但“心”的强大,就是我们的强大。

我们有“心”,这是很大的礼物。越大的礼物,越要好好享用啊。情商就是帮助我们认识这份礼物、打开这份礼物、享用这份礼物的钥匙。生命没办法给我们更大的礼物了。

历史文章推荐: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